月球冻土❀团枪|恩闪|迦周|希腊师徒

【YYS】纯吹2

#竟然有2

虽然我一直对yys的剧情抱有歧视,但复活酒吞这一段原创得也太对味了!?原典中酒吞被斩首后头颅被带走作为凶神镇压,茨木的下落不曾提及,大江山之鬼的狂欢终以一场血腥的清剿落下帷幕。我脑过茨木大闹一场带走头颅,或是硬闯冥府向阎魔求法,如果行得通,毫不犹豫地奉献自己的生命也在所不惜。yys的大江山绘卷里,茨木扮作女子早早候在罗生门边等待着凯旋的仪仗队伺机抢夺头颅,他是做好了以一人之力抗一班屠妖精锐的准备——即使敌不过,以茨木的个性他也会照做不误,这就是茨木童子。 

仅断一臂的代价就抢回了酒吞的首级对当时的茨木来说可以称得上“赚大了”,绘卷里茨木对自己的断肢看也不看,忍着剧痛,满心狂喜地抱紧了怀里的匣子几乎称得上仓皇而逃。绘卷里紫黑色的妖风裹挟着血雾,其中脱出一个白色的女人,长发凝霜雪,素净的披袍随罡风荡开露出茨木半张柔美的女人面。他化形没有像红叶那般衣红着绿,反而一身缟素现身于鬼气森森的夜色中,他模仿不来千娇百媚的真女人,只打扮得像个披麻戴孝的怨女,虽是无心之举,足可印证他当时的心境。

画师笔下的这一幕是很美的,而它所讲的却是茨木当时堪称凄惨的处境——大江山鬼王亡身枭首,鬼众尽屠。茨木幸得一息,强悍如他也不得不为局势所逼而敛声屏气,暗中埋伏以命相搏。

他是大江山最后的鬼,得以幸存已是不幸中的大幸,然而他毫不犹豫地就要豁出这条命来夺回酒吞的断首,这声“挚友”叫得当真是罪过。

yys打到现在玩家也习惯了茨木说骚话,他惯于发表自己对酒吞混杂着敬畏喜爱痛苦的狂热执着,我之前对此一笑了之,因为这些话看起来如此失真、充满了滤镜气息,但绘卷公布后,才明白茨木是抱着怎样痛苦又麻痹自我的快乐执着地跟在酒吞后边不分时间场合地百般吹捧,酒吞赶他也不走,像块橡皮糖,舔到没尊严。

——如今这个烂醉如泥恹恹欲睡甚至任性到有些幼稚的酒吞童子,曾经真如茨木口中所言那般强大成熟得教人折服,智慧得有如指引他前进的灯塔。

这可真是太可悲了。

然而纵然被遗忘,被呵斥,被厌恶,被逃避,茨木童子仍甘之如饴。是他复活了酒吞,就算不复当年,他也逼自己接受,因为他已经没有选择了。他要酒吞活着,他只要酒吞活着。

茨木是当真打心眼里要“为他生,为他死”,酒吞造就了如今的他,因而他也不能就此失去对方。茨酒有点投桃报李的意思,茨木对酒吞比起爱和友情,更像报其恩义。

“报恩”实际上比爱和友情更实际。

这是什么绝美爱情说得我都要抹眼泪了!!!

评论

©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