关于我

游戏不定期掉落

 
 

事关绘卷

我期待已久的妖妃给搞成了奶爸,心痛得无以言喻。我本来相当赞赏yys另辟蹊径——竟将玉藻前设定为女装大佬,中之人还是朴璐美!女神那模糊性别雌雄莫辨的烟嗓更是锦上添花。遗憾的是即使拥有如此得天独厚的人设,玉藻前在绘卷剧情里的形象还是如此单薄经不起细嚼,不禁怀疑是不是拖欠了文案工资。
位列日本三大妖怪之一的玉藻前、为人百般宠爱的妖妃、登上食物链顶端的狐狸精,因使天皇害病遭疑,被逼出原形出逃那须野。几番挣扎才将之斩首,死后仍不善罢甘休,身化作杀生石释放瘴气使人畜不能近——怨恨也好,不甘也罢,这也许是这位大妖怪最后的自矜也说不定。
倘若他是“女人”,合情合理——毕竟曾作为妖妃而活跃,但他本身却是男性妖怪,我简直要给网易鼓掌了。这样的设定比起情趣,更衬托出妖是妖这么一个特点。
事实证明是我想多了,让他成为男性ssr的理由竟然只是为了给他原创一个老婆,再让荒下一记天罚【荒:我不是我没有!】让他荣升鳏夫【卖惨一式】,再用万恶的人类(这游戏里的妖怪十个有九个被人类坑你们有没有点身为妖怪的自觉啊)给他断子绝孙【卖惨二式】,以此制造出他为祸平安京的理由。
——文案你还能不能有点想象力。

先不说这一点,似乎逻辑上顺得过去,再来看看他凭空多出来的老婆。
同样是狐狸精,妖狐习惯性一见钟情没有可比性,说说三尾狐。三尾姐姐也是对某个不具名的巫女见之不忘暗生情愫,她的故事却显得自然得多,不是因为那是百合,只是因为人设使然。
三尾不如九尾那般呼风唤雨声名显著,她美丽却又平易近人,那么她去留恋在意一个人也相对容易。
而玉藻前则相反,我不认为这样一个变化多端专宠于君的人物能够轻易萌生出有所牵挂的情绪。大妖多少有些高岭之花的意味,不为人所动,就是这样一种特质,也是强大的表现。
然而他被笛声吸引突然放下了身段去深爱一个凡人这种桥段,实在是太突兀了。除非文案给我解释这位奇女子究竟吹出了怎样一种天籁才使得眼界奇高的大妖怪驻足聆听心生爱意,不然实在是难以信服这种浪子回头的转变。

——博雅可是雅乐之神啊,传说同朱雀门上只闻其声不见其人的妖怪(游戏里大概是狗子)对曲多次,并从心服口服的妖怪那里换得了妖笛叶二。吹笛子既像种欣赏,又是种斗技,真真的风雅至极。——所以,笛子这梗不好用,真的,求别随便滥用。

再者,做巫女的难道也不知道不能婚嫁的规矩(游戏中)吗?如果她知道,却不曾告知玉藻前,“emmmmm”;如果她告知了,玉藻前仍要同她结婚,那就是自食其果。
——这个惨实在是卖得太没水平了。差评。

我以为制造出他报复平安京的理由很简单,沿用原本的传记,将被斩首的结局改做玉藻前重伤之下苟延残喘地活了下来,后头报复平安京的情节也很顺理成章。

所以说,是不是欠了文案工资才非得用这么三俗的套路去制造动机啊?

评论(21)
热度(38)

©  | Powered by LOFTER